顶部
2018年02月13日 星期二
第A08版:文化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2018年02月13日 星期二
被遗忘的年夜饭

    李灿斌

    10年前那个除夕,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当时,我刚到大理供电局市场营销部工作不久,为了熟悉营销基层业务,更好地工作,我被安排到洱海东岸的挖色供电所上班。

    除夕到了,挖色街上处处洋溢着喜庆的气氛。大清早,供电所里,大家清扫庭院,贴春联。吃过早饭,所长宣布节日值班安排,全所16名员工留下4位值班:我、杨技术员,还有两位女同事。我和小杨负责35千伏变电站,10千伏、400伏线路和用户故障报修;两位女同事负责营业室收费和接听电话。

    说来也不巧,全所员工都齐刷刷在的时候,没什么电话。等他们都回下关了,3点过不久,电话急促地响了起来,靠近宾川方向的小村20户人家突然断电。“除夕之夜停电,那还了得!”我们迅速准备好线夹、导线、瓷瓶、登高脚架等抢修材料和工器具,杨技术员启动驾驶黄色的电力服务车,我坐在副驾驶座上,小王通知家在小村的农电工小张,在家门口等我们。不一会,我们三人迅速向小村方向奔去。车子到了山脚,我们只好步行沿着山路寻找故障点,一根电杆、一根电杆仔细查找,检查四五根杆子,还是没问题。杨技术员提议,我和小张继续往前查找,他开车到村子另一端查找过来。我们继续往前,肚子慢慢有些饿了;海边太阳很辣,脚步越来越沉重。汗水浸透衣背,干茅草扎进裤腿,很疼。没办法,只得咬着牙继续寻找故障点。

    5点多,杨技术员打来电话,说故障点找到了,让我们到村口。原来,一阵大风吹断了山腰上一枝柳树,断落树枝搭在线路上。停电,做安全措施,修理了树枝,复电。一个小时后,当合闸的那一瞬间,小村亮了。听到村民欢呼声,瞬间山坡上小村灯火全亮起来,我们的辛苦顿时烟消云散了。

    突然,我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所里小王打来的:“光邑村,一户人家说家里没有电,请你们去处理!”随后,她报出了用户的地址。我们一下瘫软了,仍然强撑着。到了村子,确实只有一家人没有电,他们一家老小5口人正焦急地等着我们呢。我们打开表箱,一查,原来由于用了电炒锅等用电设备,重负荷导致进线接头处导线烧断了。我扶着梯子,打着电筒照着表箱内的电线,当杨技术员接好导线,合上空气开关的刹那,院子里又充满亮光,随后院子里传来了春节联欢晚会主持人充满欢乐的声音。

    “又可以看电视了!又可以看电视了!大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在我们正在收拾工具时,一个三四岁的小孩蹦蹦跳跳跑过来拉着我的衣服一角,用充满稚嫩的白族话喊我们。我们三位不约而同转过脸来,有一种什么东西触动我的泪腺,我强忍着以免自己泪崩。是啊,我才想我们还没有吃晚饭呢。“老师傅,辛苦你们了,来来来吃了再走!”“不用不用,谢谢了!用电有什么问题打电话告诉我们!”我们为用户表箱再次作了检查后才离去。

    如今回首当年的情景,车子在返回供电所的路上奔驰,向车尾跑去的欢乐村庄,以及村庄里的闪烁灯火,那充满稚嫩的白族话,那小孩子纯真的表情,依然清晰可见。品味“辛苦我一人,点亮千万家”的深刻内涵,作为光明使者的一员,自豪、欣慰在我心底涌动。

    (作者单位:云南电网大理供电局)

底部
南方电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