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8年10月12日 星期五
第A08版:文化家园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2018年10月12日 星期五
城市之光

    潘苇

    很多次,收拾完桌上的资料,关闭电脑走出办公室的时候,距离华灯初上已经很遥远。如果是从前,我大抵可以用“一个世纪”这类矫情的哗众取宠的词汇,但时间是宁静可爱的,太多的时候,夸张就相当于亵渎,因此对时间词汇的界定,我总是小心翼翼,怕不经意的触碰,像泡沫一样吹弹即破,无声消逝。

    街面上是属于深夜应有的宁静,或许是为了迎接像我这样习惯了在昏暗的路灯下踱步的路人,抑或是在每一个零点以后这个小城都用这种冷落和萧条的姿态怒怼路上的每一个生命,提醒他们这已是另一天的开始,催促他们闲散的脚步,告诫他们,在某一个地方,他们的爱人、家人早已酣然入梦。

    路灯散发的微光透过我的足尖用影子的形式重复丈量着我走过的每一段路,快乐的,踌躇的,徘徊的,消沉的,它就这样用一个旁观者的眼光窥视一个路过者的历程,没有些许因你的激情而澎湃,因你的落寞而叹息,安静地伴随你无休止的跋涉。

    或许自己是从事电力行业的缘故,我对光总有一种莫名的情感,它总是在演绎一段又一段细腻,它明媚而不娇艳,它总是在赐予一波又一波温暖,它纯粹而不张扬,它是幽暗里歇斯底里迷失后的方向,它是刺骨冰冷中想要依存的那点温度。

    偶尔停下的的士师傅探出头来,在判断到客人无意坐车后,一脸茫然之后又一笑而过启动马达,继续为了生活而奔忙。的士师傅似乎都有一种天然的判断力,谁是专程站在路边打车的,谁是因为突遇急事想要临时打车的,谁是一个人打车要招呼一帮人坐车的,他们一目了然。因此在什么地方该加速而过,什么地方该放慢速度留意客人,他们胸有成竹。但遇见我,却是例外,因为我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冒出打车的想法。这段路我已走了很久,或许有一天,我不再执迷于追逐梦想,不再执着于我念念不忘的初衷,或许,那时的我就不再是一个例外。

    也是很多次,路遇那些还在深夜抢修的同事,看着他们暴露在夜的寒冷里,暴露在湿气渐浓的凌晨,手握冰冷的工具,依旧那么热情,那么干劲十足有说有笑的模样,我突然觉得路灯下的那一束微光在夜的掩映下爆射出圣洁的光芒,它的存在不仅仅是为了照亮那些需要光明的人,更多的是在昭示每一段幽暗都有人在默默尝试让它变得渐渐明亮,都有人在试图陪伴让它不再形单影只。或许,他们并不伟大,而只是这个城里那个渺小的自己,像这个城里的每一个人,他们只是觉得那是他们的工作。但站在夜的尽头,这个城因他们的存在而文明,因他们的执着而情深,因他们的拼搏而朝气蓬勃,因他们的奉献而变得有尊严。

    这些微光是站在温暖的节点给予那些迷失中攀爬者的光亮,或许是为了他们奔赴一个更遥远目标的一次预演。在这个城里,没有了形单影只,没有了黯然彷徨。

    (作者单位:贵州电网兴义普安供电局)

底部
南方电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