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马青春简史

信息来源:南方电网报  发布时间2017-03-14

  结束一天的工作后,记者给金马巡维班班组女员工“眼镜姐妹团”(苏小华、邹宇亮、马燕平、何江潇、张媛)拍合影,身后的樊云鹏很想加入她们,逗笑了大家。  (南网报记者 詹晓东 摄)


我爱我家。 (曾远 摄)

 

  精益管理,金马先行。金马,已成为南方电网公司变电运维精益化的一面旗帜。从祖国西南边陲一座普通的220千伏变电站,成为全网6000余座变电站中的运维标杆,三代人在这里接力交棒,耕耘青春。

  在坚定又混沌的纯真年代,那些顽强地寻找和实现人生意义的青年们身上,承载了南网的希望和未来。18年,这里见证了一家电力央企自我革新、奋勇向前的成长历程,更是南网人积极向上的青春奋斗史。

  “七匹狼”的逆袭

  “先有金马站,后有崇左供电局。”广西电网公司崇左供电局负责人一句话将220千伏金马变电站(以下简称“金马站”)的历史地位凸显无遗。

  2003年8月6日,崇左市正式挂牌成立,成为广西最年轻的、陆地边境线最长的地级市。当年11月12日,作为入驻该市的首家中央企业,广西电网公司崇左供电局成立。此前4年投运的金马站,成了崇左供电局资历最深、规模最大的变电站。

  金马变革源于青春风暴。当时正值电网发展高峰期,大量青年毕业生到来,为金马注入了新活力。时年21岁的阮志青便是其中一员,这位日后成为金马巡维班首任班长的当地小伙子,血气方刚,有着广西人特有的韧性和狠劲。

  阮志青在最好的年华同金马相遇,最终彼此成就。2001年11月,结束在金马站4个月的见习期,阮志青连同其他6名同龄人,被分配到刚投运的110千伏佛子变电站。佛子变电站坐落山脚,远离城区,周边遍布甘蔗地。

  首任站长阮志青站在铁门外既兴奋又感凄凉。这是一座崭新的变电站,他终于可以放开手脚、一展身手。“但和金马相比,这里什么设施都没有。”阮志青回忆说,关键是没有水,刚开始临时接通了附近矿场的地下水。后来买了六七只大桶,每只能装上50公斤左右。每隔两三天,年轻人都会到8公里开外的供电局生活区借水。

  “我们一般不洗澡。”阮志青说,洗澡时用“热得快”,一切就像学生宿舍时代的模样。没有手机,没有电视机,移动网络更谈不上。7个年轻人朝夕相处,气氛融洽。大家相互取外号,因为每个都与动物有关,他们给团队叫了一个霸气外漏的外号——“七匹狼”。

  时隔16年,青春的印记开始模糊,阮志青仍清晰记得个别细节。他扳着手指一一列举他们的爱好、习惯,还有现在的去向。“他们人生地不熟,我经常带他们去附近老乡家串门。”凭借专业所学和见习经验,这座设备简陋的农网站一直保持平稳运行。对于一群刚毕业的年轻人来说,这是件了不起的事。

  另一件事却深深刺痛了他们。“你们只会倒闸操作和看门,还会什么?”在一次检修任务中,阮志青等几位同伴上前凑热闹,被对方呛了回去。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们每天在站里,那时候却像个外人。”阮志青说,这像一盆冷水让他们清醒地认识到自身处境,更激发了大家的斗志。“这是我们的地盘,我们的站,应该我们说了算。”

  话语权还是要靠硬实力。7个年轻人迅速行动起来,看书恶补施工管理和变电运行的理论知识,待在站内摸清每一个设备的结构和运行原理。“大家最长一次有近6个月没出大门,连柴米油盐和蔬菜都是司机带进来的。”

  2002年南方电网公司成立后,全网变电运行领域开始逐步推行无人值守。“头狼”阮志青嗅到了危机,也看了希望。“如果没有真本领,我们就会被淘汰。”阮志青坚信,有真本事的人也会派上用场。改革如期到来,2004年5月,佛子变电站成为崇左供电局首批纳入无人值守的110千伏变电站。按惯例,佛子变电站要接受一次大修技改,以适应日益增长的用电负荷。史无前例的是,佛子变电站技改的现场管理验收、运行检修和继电保护,都由站内运行人员主导完成。技改迅速而成功,“七匹狼”释放的惊人能量,让同行们刮目相看。

  对现场施工、设备管理的提前和深度介入,与改革要求不谋而合,这让阮志青激动兴奋。“无人值守就像中医的‘望闻问切’,要求对变电站了如指掌,我们做到了。”2006年12月,江州巡检班成立,驻地金马站。经层层选拔,崇左供电局全局18名运维高手入选,其中7名来自佛子变电站。

  “这是一次逆袭。”阮志青一战成名。他说,110千伏的运维人员能竞争过220千伏变电站的,在当时绝对少见。随即,江州巡检班开始接收周边有人值守变电站,逐步进行大修技改。至2016年底,这个队伍已更名为金马巡维班,共接收8座110千伏和220千伏变电站,均实现无人值守。

  巡维班成立后3年,阮志青一直致力于复制、创新佛子变电站的管理经验。2008年初,在创建广西青年文明号时,他们顺势喊出:“我的设备我做主,我的班站我的家。”口号灵感来自当时热播的抗日题材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闻名全网的“设备主人”管理模式由此诞生。

  “金马”时代

  2013年底,大家在翻看资料时,一名班员突然兴奋地指出:“这一‘金’一‘马’,刚好是‘金马’啊!”只见花名册上赫然写着“班长陈金兰,副班长马燕平”。此时,已进入“金马”时代的金马巡维班,先后荣获了南方电网公司工人先锋号、中央企业青年文明号等。

  被外界称为女强人的一“金”一“马”,刚入职时却是另一番青涩模样。2004年夏季,崇左供电局成立后首次大规模校招开始,18岁的陈金兰和22岁的马燕平同批入职,两人分别来自广西梧州和桂林。在柳州集训100天后,15名新员工分乘两辆面包车来到崇左。

  接下来,他们将被“下放”边远的4座变电站见习。“出发那天,是秋高气爽。”马燕平记得当天情景,一辆军绿色皮卡和一辆白色面包车,9名男生和6名女生,大伙一路有说有笑。首站前往220千伏下雷变电站,山路遥远崎岖,遇到陡坡或水沟时,男生们纷纷踊跃跳下推车。一路粉尘弥漫,脚一着地便没入积尘。出发4小时后,车子摇摇晃晃停在下雷变电站门前。时任崇左供电局安全生产专责的苏以确跳下车,拿出名单念到:“马燕平、陆时雨,下车。”人群安静了,大家之前根本不知晓会在哪里、以何种方式参加见习。

  “我们都在等待命运的安排。”马燕平回想起签约前,局里人力资源部主任邓云当着面,语气严肃地询问:“那里都很艰苦,你真的愿意去?”最后还“警告”她“有可能找不到男朋友”。她不假思索,肯定地点点头,邓云顿时喜笑颜开。

  马燕平下车了,拎起生活用品、行李箱,背上棉被。大家挥手告别,看到车队渐行渐远,她突然哭了。转过身来,下雷变电站竟是一派喜气洋洋。站里人齐刷刷迎到了门口,个个满脸笑容,兴奋地大喊“终于看到新员工了”。

  车队两天一夜经过天等、扶绥,在崇左版图边缘画了一个大大的圆。最后一站——110千伏大新变电站,当中年纪最小的陈金兰留在这里。身子单薄的她一路晕车得厉害,每次停车都会呕吐。到站里,她成了重点关照的对象,老师傅们特意叮嘱厨房,连续三天加餐。

  在下雷站,马燕平在师傅曾智指导下,学会了做饭,成为下雷站“第一厨娘”。“在那里,男人做饭都很好吃。”陈金兰的职业初体验稍显坎坷,头几个月,她几乎都会在医院待上一周。生理上水土不服,让这位生性聪慧的女孩,更加敏感观察着周围世界,丝毫不敢马虎地学习以适应全新的变电生涯。

  半年后,见习期技能摸底考试在崇左举行,阔别的六姐妹再度相逢。考试结束,大家相互拥抱、欢呼雀跃。为珍惜短暂相聚时光,六姐妹挤在一张床上彻夜长谈。后来,她们习惯同时打开手机免提群聊,分享职业经历,讲笑话和鬼故事。

  那年夏季,陈金兰独自下班,姐妹们的鬼故事如期开讲,窗外呼呼风响,宿舍内死一般寂静。莫名的恐惧爬上心头,陈金兰吓得不敢靠近门口,在屋内小声啜泣。数十公里外的110千伏东罗变电站,陈金兰的男同学韦戈山无意间得知,他连忙打电话找到同事,把陈金兰重新接回变电站。从那时起,爱情的种子在两个年轻人心中萌芽,经过8年长跑,两人步入婚姻殿堂。

  青春不散场。2009年1月,业务经验逐渐丰富成熟的陈金兰和马燕平在金马站相聚了。此时金马巡维班在阮志青的铁腕治军下,已成为崇左供电局暂露头角的明星巡维班。广西青年文明号等荣誉花落金马。更重要的是,站内陆续制定实施的规范标准,让“设备主人”成为金马巡维最鲜明独特的烙印。老同事曾智回忆,阮志青对细节的严苛要求渗入到站内生活起居。就连鞋子摆放也制定了示范图,起初他会主动纠正“犯规者”,后来阮志青索性直接捡起随意摆放的鞋子,扔到围墙外。

  数月后阮志青上调,执掌金马的重担落在陈金兰身上。这对于金马和陈金兰来说,都是严峻的挑战。如何理顺前期条目纷繁的规章制度,保证备受瞩目的金马巡维班向上发展,这个平时说话细声细语的女孩子顿感千钧压身。

  “2010年是她最不好过的时候。”同住在供电局生活区的阮志青回忆,几乎每天早上碰到陈金兰时,她眼睛都是肿的。

  这年里,陈金兰小心拿捏运维管理的每一次革新,用心处理和每位同事的关系,关心站内每一处设备运行状态。她大胆提出“管好设备履好职,建好班站管好家,争做班组建设排头兵。”

  陈金兰和好姐妹马燕平一道,着手梳理金马巡维班建立以来近400项工作流程和管理细则,研读、归纳和提炼,历时近9个月总结出金马变电运维业务和班组规范化建设管理手册,设备精细管理在金马得到传承和发扬。2012年底,陈金兰上调崇左供电局,马燕平接棒,金马在精益管理之路蹄疾步稳。南方电网公司“巾帼文明岗”、南方电网公司首批班组文化示范点等荣誉纷至沓来。2015年,马燕平成为崇左供电局首个全国劳动模范。

  青春奔流

  2015年7月,当1996年出生的卢丽丽出现在金马站内,人们不禁感叹斗转星移,岁月如梭。的确,同为“95后”的金马站已近弱冠之年。在站内,由南宁当地一家国企于1998年生产的变电设备,因受到精心维护,依然老当益壮。

  10多年里,崇左电网发展迅猛,截至去年底,110千伏及以上变电站已达29座。大批年轻人来到金马接受职业培训,然后奔赴各地。金马,成了名副其实的变电运行培训基地。每年局里的变电管理领域新人,首先要到金马见习。据不完全统计,崇左供电局近一半人有过在金马工作或培训的经历。

  这里,更成为过往金马人的青春符号。“每次安监检查,首先会想到金马做得好吗?”如今在崇左供电局安监部任副主任的陈金兰,忆起往事仍不禁热泪盈眶。阮志青说,金马是他一辈子难忘的心结,“回想当年,我还做得不够。”

  在金马,卢丽丽接受了样板化的教程。结合现场实际,系统学习工作票规范和操作导则,半年内就掌握了倒闸操作的基本技能和要领。随后,她又被调到另一个巡维班实习,亲身经历截然不同的班组文化。在那里,老师傅随时会在现场讲解经验,待人和蔼。但有时分工不太明确,个人很容易松懈。而在金马,则被要求学会自我观察、找答案,然后再找师傅请教。“这里管理比较严,休息时间相对较少。”

  面对采访,卢丽丽不时自嘲“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这位姑娘有些内向和害羞,“我刚开始不敢问问题,害怕别人会笑我。”半年后,她又回到了金马,这次很快学会了操作电脑,学会了如何与人相处。“大家就是一个团队,我不把自己的不足补上,就拖了后腿。”

  窗明几净,绿意葱葱,设备一尘不染。同样熟悉的场景无数次出现在阮志青眼里,同样的还有青春脸庞。“金马的精髓是主人翁意识。”阮志青说,这才是金马的制胜法宝。

  此时的金马巡维班已先后荣获南方电网公司变电运维示范基地、南方电网公司集体一等功、全国电力行业设备管理创新成果二等奖。“金马还会继续奔跑吗?”1988年出生的樊云鹏即将正式接过接力棒,他深感责任重大。

  2011年2月15日,樊云鹏清楚记得走进金马的日子。6年时间,从见习生、副值班员,一直成长到副班长,他对金马的熟悉和热爱与日俱增。今年2月,由他撰写的一份1.3万余字论文出炉,即金马站精益化管理提升现状分析报告。报告里,樊云鹏再次总结了金马10多年的精益管理经验,重点思索如何在新时期创新精益管理,实现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在设备运维、电气操作、现场安全、资料与台账、班组管理等五个方面,金马仍有挖潜空间。”

  新人们用创新给金马带来了新气象。雨季飞蚁纷扰,影响设备外观。文静秀气的女生张媛先后用樟脑丸、防虫剂等反复试验,最后把清凉油放进端子箱,成了防小动物神器。停电操作时用的围栏墩搬运费时费力,樊云鹏根据雨伞原理发明了伸缩安全围栏杆,目前已在广西电网公司全面推广。

  近年来,金马运维班先后研究发明端子箱基座开孔改造、接地线卷扬机等26项QC成果,“今年还有7个职创发明正在申报。”樊云鹏说。

  如今,平均不到29岁的10个年轻人掌握着8个无人值守变电站的大小事务,9000多台一二次设备清新亮洁,金马已连续安全运行6500天。

  “连五级事件都不允许出现1起,谁都不能承担这后果。”樊云鹏肩负太多期待和压力,语气严肃坚定而自豪,“因为这是金马。”

  南网报记者 谭欢 通讯员 陈钦荣 蒋欣 卢珊

  ■记者手记

  我的青春我做主

  南网报记者 谭欢

  不曾完美,唯有奔流。一代代年轻人在金马交棒青春、接力耕耘。日新月异的金马不再是他们记忆中的模样,却承载着同样的青春记忆和梦想。

  舍我其谁的担当和果敢,是金马奔腾不息的基因所在。不由得让人想起那句熟悉的口号:我的设备我做主,我的班站我的家。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金马年轻人用自身行动向世人宣告,他们这样致敬青春:金是稳定,马是行动;金是力量,马是成长。他们的意义是自身携带的,而不是别人赋予的。在一个概念尚未风行时,他们是探路者;风起云涌时,他们成了航标,朝向了更高的维度,而不是抵达终点。

  在这个时代,南网年轻人该怎样定位青春?我们关注金马实际上就是要寻找这个问题的答案。这里让我们聆听的,不仅是设备管理本身的故事,更是南网青春在金马的脚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