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结下跨国情

——云南边境供电线上的故事

信息来源:南方电网报  发布时间2018-09-11

  西双版纳供电局易武供电所员工与老挝方面的同行现场交流。

  红河供电局南溪供电所为南溪镇安家河村委会离集镇较为偏远的村寨开展入户用电检查。

  西双版纳供电局勐捧供电所与老挝电力公司进行电力生产技术交流。

  西双版纳供电局易武供电所员工应邀前往老挝解决当地老百姓遇到的用电问题。

  在云南省4060公里的边境线上,25个边境县(市)与越南、缅甸、老挝接壤。2004年9月25日,110千伏中国河口—越南老街输电线路投运,拉开了南方电网与周边国家电网互联互通的序幕。目前,云南电网公司25个县级供电企业、146个供电所的员工参与涉外供电业务。

  “彼此情无限,共饮一江水”。“一带一路”倡议提出5年来,电网等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加快,进一步促进了贸易畅通、民心相通。在边境线上,几国人民因中国电结下跨国情谊,演绎了一个个生动的故事,成为“一带一路”上的美丽风景。

  “国际抄表日”结下的中国兄弟

  9月1日上午,徐塔坐了一个多小时的车,从老挝南塔省勐新县来到中老边境云南省勐腊县勐捧口岸。刚过口岸,他就掏出手机给张华打电话:“今天来抄表正好是周六,晚上带家人一起聚聚?”

  勐腊地处古代南方丝绸之路要道,与老挝接壤,是南方电网公司向老挝输送电力的前沿阵地。徐塔是老挝国家电力公司南塔省分公司勐新县电力公司经理,张华原来在云南电网公司勐腊供电公司勐捧供电所工作,今年调到磨憨供电所,该所负责中老铁路磨憨段、中国老挝磨憨—磨丁经济合作区等供电服务工作,他与徐塔有数月没见面了。

  两人的情谊由“国际抄表日”而结下。2009年12月,115千伏中国勐腊—老挝那磨输电线路投运,中老电网实现互联。自2009年起,每月1日,徐塔与同事到勐腊县35千伏岔河变电站抄写电表数,风雨无阻。当天,张华在12点准时赶到,双方见面核对数据并签字,作为结算电费的依据。

  张华会傣语,大致能听懂老挝话。借着抄表日,两人经常交流怎样维护设备、安全操作等。时间一长,徐塔很敬仰张华的学识,称他为张哥,主动交下这个中国兄弟。

  遇到啥困难,徐塔第一时间就会想到张华。“我以前经常肚子疼,在勐新县的医院治疗后效果不明显。去年张哥听说后,主动联系了勐腊县医疗条件较好的医院,陪同我做检查、治疗,现在已经完全康复了。”徐塔说起这件事,言语中满是感激。

  尽管两人不再一起抄表,但友情依然很浓。当天晚上,徐塔的妻子、女儿也从老挝赶来参加聚餐。饭桌上,大家热烈地讨论着今年计划举办的足球赛。从2005年开始,勐腊供电公司与老挝国家电力公司南塔省分公司以球为“媒”,每年开展足球友谊赛。这场比赛,对于中老双方供电人员来说,是文化的交流,也是情感的融合。

  这几天,很少在微信发文的徐塔,在自己朋友圈发了几张与张华及其家人、供电所其他人员聚会的照片。镜头里,大家围成一桌,笑得非常开心。

  电就像河上的小桥,把大家的心连在了一起

  芒海,傣语意为长满小叶榕的地方,是云南省德宏州芒市的一个边陲小镇,与缅甸勐古市仅一河之隔。“勐古河的北面是中国,南面是缅甸。一河隔两坝也连两国,大家共饮一河水,中缅边民胞波之情源远流长。”已经在芒海工作快10年的蒋庆荣说道。

  蒋庆荣是德宏芒市供电局芒海供电所副所长,该所通过四条10千伏线路为缅甸的勐古市、黑猛龙乡、波网乡、捧线乡供电。“电是基础设施,有了电才会有其他发展的可能性。以前夜间出行一片漆黑,很不方便,现在路灯很亮,这离不开从芒海过来的中国电。”缅甸人温觉说,电就像河上的小桥,把大家的心连在了一起。

  在电网联通两国的过程中,蒋庆荣与缅甸勐古供电局的员工也熟悉起来。“他们的局长昂都是一个可爱的年轻人,虽然他属缅族,但听得懂一些汉语,来芒海总喜欢来我们这里坐坐。另外几位员工汉语说得极好,他们操办孩子的满月酒也会邀请我们去。我结婚,勐古供电局的人也来到我家,大家一起唱歌,很开心。”蒋庆荣说。

  8月底,勐古供电局员工李光存来芒海供电所参加供电线路运维培训,他告诉记者:“我们双方员工建立了深厚的感情,私下都是好朋友。有时勐古的供电线路出了问题,我们无法解决,就会给芒海供电所的人打电话求助,他们及时帮我们出谋划策,都是义务的。”李光存说。

  2016年,芒海供电所在芒市海关监管下完成了黑勐龙、捧线、勐古等3处境外供电计量终端更换安装,并在海关的监管下定期进行抄表。应缅方申请,蒋庆荣每月1日抄完电表都会第一时间通过电话、微信发送本月使用电量给李光存,以便他第一时间核对并到缅甸海关等相关部门申报。

  不过如果勐古线路出了问题,仅仅通过电话沟通,效率会比较低。因此,芒海供电所供电固定邀请供电范围内的勐古、黑猛龙等地供电所人前来考察,了解他们的具体需求。今年8月底这次培训便有目的地选择电路运维作为培训主题。

  李光存笑着说:“从芒市供电局来的两位专家讲课很生动,将理论与实操结合,讲得非常详细,对实际工作帮助很大。说不定我们以后不用怎么打技术求助的电话啦。”

  “在边境工作从来都是互相帮助,没有谁是必然的施与方。”芒海供电所所长陈宏向记者回忆起芒海市在2014年7月发生的洪灾。他说,当时芒海受灾非常严重,之后的电网重建得到云南电网公司、德宏供电局大力支持。在这个时候,李光存专门从缅甸给芒海供电所打来电话,询问是否需要支援。

  “说实话,接到李光存电话时也不意外,毕竟是多年积累下的感情。所谓交流和帮助,从来都是双向的,互帮互助也让我们的情谊更加牢靠。”蒋庆荣说。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中国电不仅改变了云南边境民众的生活,结下跨国情,还助力于将中国机遇变成世界机遇。

  阮氏水从越南来到云南河口已有10多年,现在在河口镇老街经营一家10平方米左右的店铺。河口镇与越南的老街省只一桥之隔,1993年,河口口岸恢复开通后,阮氏水的父母便来到河口经营这家店铺,后来把它转交给阮氏水。

  2015年,中越双方签署了云南红河州与越南老街省双边旅游合作备忘录,其后,昆明—河口国际旅游走廊启动规划建设,目的是打造跨境旅游合作区。这几年,来河口感受越南风情的游客越来越多,阮氏水店里的生意越来越红火,她还新开了网店,偶尔客串翻译,收入连年翻番。

  “许多客人成了我的微信好友,用中国话说,客人来自五湖四海。大家喜欢在河口买一些地道的越南商品,就像越南人来到河口想带回一些优质的中国产品。”阮氏水与记者聊天时,操着一口流利的中国话。

  红河供电局河口供电公司营销部副主任易洁是河口本地人,与阮氏水这样的越南籍商户是老相识。“早些年需要上门抄电表时,我们操着蹩脚的越南语和他们沟通。时间一长,基本的越南语我们也能说了,越南人的中国话也越说越好。”易洁说,河口人早已经习惯与越南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没一两个越南朋友或者亲戚呢?”

  和阮氏水一样喜欢上中国的还有阮陲英。阮陲英毕业于越南河内师范大学,身材高挑,脸庞美丽。她现在是云南惠科(河口)电子信息产业园项目的人事主管,负责产业园中越南籍员工的招聘。

  这一产业园位于中国河口—越南老街跨境合作区。云南国信达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已入驻园区,生产车间有200多名越南籍员工在生产线上操作。车间里所有的文字指示牌均为中越双语,阮陲英介绍,在这里工作的越南籍员工都安排了统一的食宿,有固定假期,并进行了汉语培训。中方人员也会接受一定的越南语培训,方便交流沟通。

  “‘一带一路’倡议对我们普通百姓来说,最大的好处是可以获得更多的工作机会。跨境合作区完全建立起来后,我们的选择更多,这真的很棒。”越南籍工人阮辉说。

  现在,入驻产业园的企业越来越多,对用电的需求日益增大。坝洒供电所所长高龙说:“我们积极配合河口跨境经济合作区管理会的工作,将原来跨合区内高压供电线路架空设计方案修改为电缆入地方案;35千伏坝洒变10千伏工业园区1、2回新建线路工程已经正式投入使用。现在,产业园的用电保障完全没有问题。”

  就像阮陲英说的,既然大家“共饮一江水”,那就“有贸易一起做,有钱一起赚”,何不乐哉?

  文/南网报记者 佘慧萍 刘杰 通讯员 殷浩钦 冯峥元 杨爱梅 胡力闻 图/朱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