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化改革加马力

发挥电网资源优化配置平台作用 以市场化交易促进清洁能源消纳

信息来源:南方电网报  发布时间2019-12-13

  电力市场化交易是促进清洁能源消纳的重要手段之一。2019年年初,全国政协委员、南方电网公司董事、总经理、党组副书记曹志安即在两会期间表示,南方电网将充分调动各方积极性,深入挖掘全社会消纳潜力,推动构建清洁能源消纳长效机制,特别是要更好发挥电力市场的调节功能。

  2019年,南方电网严格落实西电东送协议计划,同时不断扩大跨省区市场交易规模,充分利用西电东送剩余通道能力,灵活组织云南送广东、云贵水火置换等各类交易,构建多方参与、竞争充分的跨区跨省电力市场。

  广州电力交易中心表示,2019年前三季度,南方五省区内已组织开展27个中长期交易品种的市场化交易509次,市场化交易电量3047亿千瓦时,同比增长24.7%,度电价格平均降幅7.1分/千瓦时,释放改革红利216亿元。预计全年西电东送电量在2232亿千瓦时左右,同比增长2.6%,超年度计划275亿千瓦时;省间市场化交易电量预计超过310亿千瓦时,比上年增长超过15亿千瓦时。

  持续优化市场规则

  2018年底,广州电力交易中心印发了经过修编的《南方区域跨区跨省电力中长期交易规则(暂行)》(以下简称《规则》),从制度设计上保障清洁能源消纳任务落实,为2019年及以后的清洁能源消纳打好市场基础。

  与上一版本相比,《规则》调整了交易周期,由月度延伸至年度,增加年度交易。交易品种丰富为协议计划、合同转让交易、用户及售电公司参与的直接交易、增量外送等四大类交易品种,并根据交易品种优化设计了组织方式。

  为了保障清洁能源充分消纳,《规则》明确提出,市场化交易没有成交并影响清洁能源消纳时,由广州电力交易中心统筹安排、南网总调执行、电网公司保底收购,参照市场化交易价格定价方式进行定价。

  除此之外,《规则》扩展交易应用范围。在完善云南送广东市场机制的基础上,充分考虑云贵水火置换、广西送广东、云南送广西以及广东、海南之间临时交易等市场机制建设的需要。

  作为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的产物,自成立以来,广州电力交易中心坚持市场化方向,持续完善南方区域跨区跨省“协议+市场”模式和各项机制,市场化交易电量大幅增加,清洁能源消纳成效显著,有力保障了五省区电力供应。

  针对政府间协议电量,广州电力交易中心建立了“年度制定计划、月度分解调控、月内临时调整”的闭环管控机制,确保了西电东送计划的有序实施。

  针对云南可能发生的弃水风险,广州电力交易中心结合通道能力、来水等情况,积极引入市场化手段,以云南富余水电增送广东为重点,组织开展月度增量和月内临时市场化交易,最大限度消纳西部富余水电,有效发挥了省间余缺调剂和资源优化配置的平台作用。

  据记者了解,南方五省区2019年清洁能源消纳取得较好效果,全网和云南水能利用率均达到99%,提前两个月超额完成《清洁能源消纳行动计划(2018—2020年)》关于2019年水能利用率云南达到92%、全网达到95%以上的目标。

  积极吸纳多方参与

  云南的清洁水电是南方区域西电东送的主力军,年送电量占西电东送总电量超过六成。据昆明电力交易中心介绍,截至2019年11月底,云南省西电东送电量达1384亿千瓦时(含溪洛渡送广东),同比增长6.3%,比年度分月计划增送276.68亿千瓦时(含溪洛渡送广东)。其中西电东送市场化电量286.37亿千瓦时。

  除了常规交易,配合云电送广东的云贵水火置换也正在逐渐走向常态化。云贵水火置换是指在西电东送通道满负荷运行的情况下,把原来贵州火力发电送广东的份额,换成由云南水电送广东,这一交易能够实现三方共赢。

  对于用电方广东省来说,购买水电能进一步降低购电成本,对于出让方贵州省来说,可以为电力供应提前增加存煤,缓解电煤紧张的局面,受让方云南省则通过水火置换增加了清洁水电消纳。

  云贵水火置换始于2017年,经过多方努力和协调,目前已经建成了云贵水火发电权置换交易省间沟通协商机制,明确了交易方式、交易规模、交易价格、交易结算等事宜,形成了《云贵水火置换交易工作指引》,为云贵水火互济、余缺调剂建立了长效机制。据昆明电力交易中心介绍,云贵水火置换2019年已完成电量10.65亿千瓦时。

  将云南的电力输送给海南也是2019年的一大突破。南方电网利用海南联网双回海底电缆通道能力,加强协调云南、海南两省政府,全力推动实现云南向海南送电,充分发挥了大电网资源优化配置的平台优势。

  南方电网公司提前组织开展云南送海南电力交易研究,编制印发了海南联网市场化交易方案,完善了市场化交易规则,为市场化交易顺利组织开展奠定了良好基础。

  2019年6月1日,南方电网公司首次组织开展云南送海南电力交易,将云南清洁水电送入海南电网,实现了更大范围的资源优化配置,也促进了云南和海南两省互利共赢。截至2019年11月底,已完成交易电量10.97亿千瓦时。

  除此之外,贵州电网还积极实施“川电入黔”,消纳四川汛期富余电力。6月12日,贵州电网公司与四川省电力公司在贵阳签订了2019年川黔丰水期电能交易协议,实施“川电入黔”项目,经由四川泸州电网向贵州毕节、遵义供电输送清洁能源。

  截至10月17日,2019年“川电入黔”已逾1.4亿千瓦时。这是南方电网公司落实国家清洁能源政策、充分发挥电网资源优化配置平台作用的突破,也是继2011年后“川电”再次入黔。

  挖掘辅助服务潜力

  在积极参与省间市场交易的同时,各省也通过省内电力市场的建设进一步挖掘自身清洁能源消纳的潜力,其中,调峰辅助服务市场被寄予厚望。

  2017年,南方(以广东起步)电力现货市场被确立为全国首批八个电力现货市场试点之一,广西电网公司被确定为南方区域调峰辅助服务市场的试点单位。2019年7月3日,南方监管局印发《广西电力调峰辅助服务交易规则(征求意见稿)》,标志着广西电力调峰辅助服务市场进入起跑阶段。10月29日,广西电力调峰辅助服务市场正式进入公开模拟运行阶段。

  “建设电力调峰辅助服务市场的初心,就是促进清洁能源消纳。”广西电网公司系统运行部副主任崔长江这样向媒体介绍这一南方区域首个省级电力调峰辅助服务市场的定位。

  广西电力调峰辅助服务市场按照“谁提供、谁获益,谁受益、谁承担”的建设思路,由清洁能源补偿调峰电源,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优化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调动火电企业参与调峰的积极性,从而促进水电等清洁能源消纳,缓解水火电矛盾。

  随着清洁能源占比不断提高及火电机组供热改造、负荷峰谷差逐年增大等因素影响,广西电网全额消纳清洁能源压力增大。在原有交易机制下,火电企业只能通过多发电来盈利。但是在汛期,满发多发的水电失去调峰能力,调峰重任只能由火电承担。有了辅助服务市场,主动停机为清洁能源“让路”也能让火电盈利,这缓解了电网调峰矛盾,有助于解决清洁能源消纳问题,促进发电侧能源结构的优化。

  业内人士认为,电力调峰辅助服务市场的建设,有利于改变过去行政干预方式,通过市场手段调动电厂调峰积极性,不仅有利于促进清洁能源全额消纳,也给火电企业带来新的盈利增长点,实现双赢。

  目前,广西电力调峰辅助服务市场建设已完成封闭模拟,进入公开模拟运行阶段。模拟运行阶段将持续到年底,具备条件后,市场将正式运行。届时,清洁能源消纳将再添利器。

  南网传媒全媒体记者 陈仪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