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基建”成为战“疫”时期的热词
能源企业迎来新动能

信息来源:南方电网报  发布时间2020-03-13

  传统基础设施建设

  新型基础设施建设

  制图:赖增鹏

 

  近日,“新基建”成为热词。

  3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强调,加快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下简称“新基建”)进度。

  新基建具有鲜明的时代烙印,信号十分明确:中国将加快“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进度。

  那么,何为“新基建”?“新基建”新在哪?作为能源企业,我们又该如何看待背后蕴藏的新动能?

  何为“新基建”?缘何受到关注?

  基础设施,有“传统”与“新型”之分。

  传统基础设施,主要包括铁路、公路、机场、桥梁等。这一领域,中国相对完善,但仍存短板。

  新型基础设施,一般认为包括5G、特高压、城际高速铁路和城际轨道交通、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领域。这一领域,中国有较大发展空间。

  记者梳理发现,从2月3日到3月4日,30天时间内,仅中央层面就至少5次部署与“新基建”相关的任务。

  实际上,“新基建”并非新词,早在2018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中央就已明确提出“加快5G商用步伐,加强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

  此后,在2019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要求,“加快5G商用步伐和IPv6(互联网协议第6版)规模部署,加强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和融合应用”。

  2020年1月3日,开年首次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要大力发展先进制造业,出台信息网络等新型基础设施投资支持政策,推进智能、绿色制造”。显而易见,对“新基建”的“投资支持政策”,箭在弦上。

  此后,不少省份政府工作报告把5G网络、大数据、人工智能建设等作为2020年投资重点。

  恒大研究院院长任泽平日前撰文指出,“新基建”是未来发展的短板,新的投资领域是兼顾短期刺激有效需求和长期增加有效供给的最佳结合点,是中国经济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迈向高质量发展、创新发展的大国重器。

  中国工业互联网研究院院长徐晓兰认为,与传统基建时代不同,包括工业互联网在内的新型基础设施突破了“铁公机”和房地产为代表的基建模式,赋予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内涵,体现当今世界经济和中国经济发展趋势与内在需求。针对中小企业,在工业互联网赋能下,可以升级生产模式、强化供应链掌控力、提升融资能力以及共享智力资源,对于破解疫情当下的发展困境具有重要意义。

  “新基建”之于经济具有重要作用,不仅拉动投资,更能培育新动能,由此带动的新消费、新制造、新服务等新兴业态空间广阔。

  不难发现,推进“新基建”,是2019年以来的明确方向。而近期“新基建”进程突然提速,既有决策层面向长远布局的深思熟虑,也与推动疫情后经济复苏的现实考量直接相关。

  多项政策出台加速“新基建”

  业内专家分析认为,加快“新基建”进度,对稳投资、稳增长,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意义重大。

  近期,在确保疫情防控到位的前提下,从中央到地方都在频频部署,强调加大政策调节力度,完成今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任务。作为稳增长的重要力量,基建投资按下“加速键”。

  记者梳理发现,国家发改委、交通运输部、国家能源局等多部委努力扩大有效投资,加快审批、招投标,加大力度有序推动项目复工开工,持续优化滚动项目库。云南、河南等多地也推出数万亿的投资计划清单,一批能源、交通、5G等重点工程启动,预计今年基建投资增速将明显加快。

  近日召开的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部署会议提出,要积极扩大国内有效需求,加快在建和新开工项目建设进度,加强用工、用地、资金等要素保障,用好中央预算内投资、专项债券资金和政策性金融,优化投向结构。

  近期,工信部多次表示要加快5G商用步伐,制定和优化5G网络建设计划,加快5G基站建设力度。3月6日,工信部召开加快5G发展专题会,研究部署加快5G网络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等工作。

  在工信部副部长陈肇雄看来,5G是支撑经济社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转型的“关键”新型基础设施。它不仅在助力疫情防控、复工复产等方面作用突出,同时在稳投资、促消费、助升级、培植经济发展新动能等方面潜力巨大。

  国家发改委、科技部、工信部等11个部门近日联合印发《智能汽车创新发展战略》。就推动智能汽车快速发展,中国将利用多种资金渠道,支持智能汽车基础共性关键技术研发和产业化、智能交通及智慧城市基础设施重大工程建设等。到2025年,中国标准智能汽车的技术创新、产业生态、基础设施、法规标准、产品监管和网络安全体系基本形成。

  近日,为加快人工智能领域人才培养,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印发《关于“双一流”建设高校促进学科融合加快人工智能领域研究生培养的若干意见》。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数字金融中心研究员王勋表示,尤其疫情当前,适度规模的刺激政策可以稳定经济、提升信心。他认为,有效的刺激政策要重点关注效率提升,消除短板。加快特高压、5G网络、人工智能、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可实现缓解短期经济冲击和改善长期增长潜力的双重效果。

  能源行业“新基建”吹响号角

  连日来,能源行业有关人士畅谈“新基建”前景,“新基建”概念市场走强,展现了全行业对“新基建”的期待和信心。

  一批特高压、人工智能、5G、工业互联网等重点项目启动。

  据南方电网公司介绍,昆柳龙直流工程7个作业点都已全面复工,工程背后的科技攻关也在同步紧张推进。

  2月中旬,南方电网西电东送重点工程——乌东德电站送电广东广西特高压多端直流示范工程(以下简称“昆柳龙直流工程”)的龙门换流站正式复工。在采取了严格的防疫措施前提下,该工程全线共7个作业点现已复工,工程背后的科技攻关也同步紧张推进。昆柳龙直流工程是我国《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及《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明确的跨省区输电重点工程,建成后将成为首个特高压多端混合直流工程。

  截至3月1日,南方电网公司工程开工复工项目数达6664项,带动电力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复工复产。南方电网公司供应链管理部经理吴海泉介绍,疫情发生以来,该公司与全国各地1000多家供应商联系采购,有近七成反馈可投入生产。

  “在全力做好能源供应的同时,近期国家能源局深入分析疫情对能源的影响,督促一些重大能源项目加快复工复产。”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司长鲁俊岭说。截至2月底,中国80%的5G网络建设按计划实施。

  3月6日,中国移动启动今年5G二期无线网主设备采购。数据显示,截至2月底,中国移动5G基站数已经超过8万个,5G套餐用户数已达1000万。今年“建设30万个5G基站,5G网络覆盖全国地级以上城市”的目标不变。

  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表示,力争在2020年上半年完成47个地市、10万个5G基站的共同建设任务。其中,中国联通计划2020年实现全国所有地市5G覆盖。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预测,到2025年,我国5G网络建设投资累计将达到1.2万亿元,将带动产业链上下游以及各行业应用投资超过3.5万亿元。

  从2月3日到3月4日,中储粮集团公司线上销售原粮,共组织159场竞价销售,成交中央储备粮415.14万吨。

  经梳理,疫情发生以来,全国28个省区市与阿里云合作建设数字防疫系统,健康码在200多个城市上线,数字技术极大提升了防疫效率。在阿里云支撑下,1.8亿学生在家上课、2亿上班族在家办公,保障了社会经济正常运转。

  除了交通、水利等传统基建领域项目,5G通信网络建设、物流体系升级改造建设等“新基建”项目已经成为今年的投资重点。据广发证券一份研究报告统计,大部分地区计划开工项目中“新基建”所占比重高于15%。该报告还认为,“新基建”的提升对于优化基建投资结构、打开基建存量空间的意义重大,是年内基建的重要投资方向。

  南方五省区“新基建”占比上升

  近期,各地今年的重点建设项目陆续发布,可以看出,基础设施建设仍然是重中之重,而新型信息通信等“新基建”项目的占比有所上升。

  截至目前,广东总投资额位居全国第一。除了总投资额外,广东的2020年计划投资与重大项目数量也不少,暂居全国第二。

  云南总投资5万亿,2020年重点项目为525个。虽然有部分省的重大项目还未公布,但云南推出“四个一百”项目,还推出525个重点项目,总投资额达到5万亿,投资力度之大,在全国都位居前列,仅次于广东省。与其他省份不同的是,广西公布的是第一批重大项目,总投资计划为1.96195万亿元。

  连日来,广州、佛山、深圳、珠海等广东多地新投资的重点项目密集动工建设,尤其是一批新兴产业项目、智能制造项目备受瞩目,将为广东经济发展增添新动能。

  其实,早在3月5日,广东省重点建设项目计划浮出水面,为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增添一抹亮色。据了解,总投资5.9万亿元的1230个重点项目中,不仅有5G、数据中心、城际/城市轨道交通、特高压等“新基建”项目,也有智能制造、生物医药等重大产业投资计划,还包括教育医疗等民生项目。

  稍早前广东省通信管理局发布的消息显示,广东今年力争全年建设5G基站6万座,5G用户数达到2000万。

  与广东紧紧接壤的广西在3月3日发布了关于印发《广西“能源网”基础设施建设大会战实施方案(2020-2022年)》(下称《方案》)的通知。

  《方案》要求,广西列入“能源网”基础设施补短板建设三年大会战项目共44项,总投资4074亿元。其中,计划三年内完成投资2707亿元。

  围绕这一目标任务,广西将以电网、核电、煤电、风电、光伏、生物质、水电、LNG接收站、天然气管网等建设为重点,统筹推进电源、输配电、油气管道、充电设施、其他能源设施等五大类重大项目建设。

  从2月23日云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了解到,云南省将投资约3.6万亿元,在实施“四个一百”重点项目和“补短板、增动力”省级重点前期项目计划的基础上,全面推进实施基础设施“双十”重大工程。记者发现,总投资约1.6万亿元的10个在建项目中,国家特高压多端直流的示范工程——昆柳龙直流工程属于新基建项目;总投资约2万亿元的10个新开工项目中属于“新基建”的项目有总投资600亿元跨境电网和智能电网及总投资500亿元的5G网络全覆盖。

  另外,贵州、海南等省公布的基础设施类重点项目清单中,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高铁、新型信息通信等已经成为基础设施类中的重点。如贵州就提出要推动5G规模商用,加快智慧停车场建设,完成信息基础设施投资140亿元以上,城市停车场投资60亿元以上等。从2020年开始,海南将对全省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分批给予建设运营补贴。

  某种意义上,疫情让“新基建”概念变得更热,但从世界经济发展的大趋势来看,即便没有疫情发生,中国未来一样也要对这些领域进行大规模投资,疫情只是起到了催化加速作用。可以预见,在具有庞大新经济市场规模和新经济人口的中国,如果“新基建”建设顺利,不仅为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赋能,也会改变人们的未来生活。(本报综合报道)

  >>延伸阅读

  中央有关“新基建”部署

  目前,广泛提及的“新基建”主要包括七大领域:5G基建、特高压、城际高速铁路和城市轨道交通、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

  2020年

  1.3 2020年首次国务院常务会议:大力发展先进制造业,出台信息网络等新型基础设施投资支持政策,推进智能、绿色制造

  2.14 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统筹存量和增量、传统和新型基础设施发展

  2.21 中央政治局会议:推动生物医药、5G网络、工业互联网等加快发展

  2.23 中央应对新冠疫情工作领导小组会议:智能制造、医疗健康等新兴产业展现出强大成长潜力

  3.4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 开会议: 要加快5G网络、数据中心等 新型基础设施建设

  3.6 工信部召开加快5G发展专题会:5G是关键“新基建”

  2019年

  3.16 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加强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建设

  4.26 习近平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支持各国企业合作推进信息通信基础设施建设

  5.14 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把工业互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与制造业技术进步有机结合

  2018年

  7.30 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加快推进信息网络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

  12.21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加快5G商用步伐、加强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