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网扶贫故事:“书生”程伟田 百姓把他当亲人

信息来源:南方电网报  发布时间2019-10-17

  南方电网扶贫干部、挂任东兰县委常委、县人民政府副县长程伟田身上有一股很强的书生气。他虽然不戴眼镜,但看起来腹有诗书气自华,说话极有条理,又平易近人,聊到兴起之处时,他会忍不住用手势小幅度比画示意。这样的他,看起来更像是一位教书先生,仿佛电力系统工程师这样的职业对他来说都粗犷了一点。

  可就是这样一位“书生”,在扶贫攻坚的岗位上已坚持到了第四个年头。他日行过三十公里的乡间泥路,也曾数次在农业展销会上,一手抓一只东兰乌鸡,当众“吆喝”,因而被当地人戏称为“乌鸡常委”。

  比起一年前的采访,记者可以明显感受到程伟田对扶贫事业有着更多更深的情怀与理解,也能体会到,他只是表面书生气,内心则有着更多的“接地气”和“土气”。

  “扶贫路上,无限风光”

  程伟田到东兰县不久,发过一条朋友圈“扶贫路上,无限风光”。配图是大山深处的坡索村。那时的他,想着撸起袖子加油干,把东兰县每一个贫困村走遍,“脚下沾满泥土,心里才会有底”。如今,他做到了,而且每个贫困村都去了不止一遍。

  今年7月份两场百年不遇的暴雨,一定程度上打乱了东兰扶贫的节奏。东兰县十四个乡镇不同程度受灾,其中七八个乡镇情况比较严重。

  “我非常紧张,不知道这些受灾严重的乡镇到底怎样了。进不去,就无法了解。”程伟田说,这些乡镇某种程度上成了“孤岛”,公路受阻,通讯中断,这些“孤岛”是他最大的牵挂。

  其中要数切学乡受灾情况最严重,“书生”程伟田一咬牙,路不通,车不能行,就靠自己的双腿走进去。他和电力抢修抢险指挥长的河池供电局局长、党委书记杨家林,相邀徒步进入已经失联72小时的切学乡。只是步行进去也非易事,在暴雨的袭击下,受损严重的公路旁到处都是泥沙俱下的泥石流。

  “很紧张,觉得自己的安全受到了很大威胁。” 程伟田说,“但为了能够拿到第一手受灾资料,我还是坚持了下来。”

  从中午十一点到晚上七点,程伟田足足走了八个小时,到切学乡的时候,不止是裤子,连衬衣上都沾满了泥土,就像在泥地里打过滚一样。通讯断了,水也停了,晚上没有条件洗漱,程伟田却累到穿着泥泞的衣服睡着了。

  然而日后回忆起来,程伟田却觉得那次“泥路行军”让他心里暖暖的,因为一路上,没有吃的,有当地的村民主动拿给他吃,没有水喝,有农户主动拉他到家里喝。扶贫三年多,他把东兰县百姓当亲人,百姓也把他当亲人。

  “脱贫不能永远在路上”

  2018年,程伟田在东兰县的挂职已满两年,离开还是留下,这个选择程伟田没有丝毫犹豫,“当然是留下。”

  其实扶贫前两年,程伟田压力一直特别大,有时候他晚上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就是睡不着,这时他会点开一盏孤灯,拿出一本书,独自看书到天明。他的案头和床头堆满了关于扶贫和乌鸡养殖的专业书。

  “对扶贫已经搭上了深厚的情感。付出了一些努力,还是感觉做得不够,永远在路上。”程伟田说。

  “脱贫不能永远在路上。”程伟田说,今年东兰向全县摘帽总攻,压力盖住了兴奋,每一项工作,责任都是沉甸甸的,深怕有半点闪失。

  在他和其他扶贫干部的共同努力下,截至目前,东兰县受灾受损的房屋、道路、水等基础设施恢复工作基本完成,基本不影响今年的整县脱贫目标,无因灾返贫现象。

  程伟田主抓的乌鸡产业早已成为东兰特色产业中的“头号产业”,已初步形成了乌鸡产业链。在用电方面,百姓从用上电升级成了用好电,东兰县农村供电可靠率提升到99.74%,综合电压合格率提升至98.93%,动力电实现了行政村全覆盖。

  “可以说程伟田是真心地对待贫困老百姓,真心地为老百姓做事,老百姓也实实在在得到了实惠。”东兰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吴艳华说。

  然而,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程伟田才道出,在东兰扶贫三年,他经历过母亲、岳母等3位亲人离世而自己不在身边,也缺席了女儿从初二到高二的成长关键期。

  “人生总会有遗憾,但无怨无悔!”程伟田对记者说,“东兰消除绝对贫苦,也算吾辈之幸事!”

  (南网传媒全媒体记者 韩晓彤 通讯员 毛雨贤 陈钦荣 叶莽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