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城拔寨 最后冲锋

广西河池东兰县脱贫攻坚纪事

信息来源:南方电网报  发布时间2019-10-18

  河池东兰供电局武篆供电所员工到田间检查秋收供电情况。叶莽莽 摄

  如今的坡索村建起一幢幢崭新的洋楼,绵延起伏的青山下,层次丰富的富硒米稻田一望无边,如诗如画。马华斌 摄

 

  金秋时节,广西壮族自治区河池市东兰县坡索村绵延起伏的青山下,层次丰富的富硒米稻田一望无边,如诗如画,稻田之上是一栋栋崭新的洋楼。

  东兰县属于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是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深度贫困县,是少数民族地区、边远山区、大石山区,这里曾经交通闭塞,基础设施落后。如今,在南方电网公司的帮扶下,东兰县贫困发生率由“十二五”初期的将近50%下降到3%以下。现在,南方电网公司的扶贫干部们正在东兰县用攻城拔寨的决心进行扶贫攻坚最后的冲锋。

  “通过我们调查显示,群众满意度已经达到了90%以上,年内整县脱贫指标可以全部达标。”挂任东兰县委常委、副县长的南方电网公司扶贫干部程伟田说,“我们深入践行‘人民电业为人民’的企业宗旨,在东兰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初心不改、使命不移,越吃紧、越用劲,越努力、越精彩,脱贫攻坚战必须打好必然打赢。”

  扶贫产品长势喜人,吸引大学生返乡

  在东兰县三石镇三石园艺场,20个食用菌大棚已然拔地而起,大棚内,黄金菇、黑木耳、鹿角灵芝长势喜人。

  22岁的覃斌是三石镇纳桐村人,他长得阳光帅气,穿着时下流行的韩版黑色帽衫,只是牛仔裤上沾满的泥土让他和城市里的青年有些不同,此刻他正带着几个农户在大棚里采摘成熟的黄金菇。

  覃斌今年夏天刚刚从广西财经学院毕业,放弃了防城港工作机会的他,回到了东兰县,在广西东兰贵隆生态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做助理。覃斌乐呵呵地对记者说他“无怨无悔”,因为在这里他可以学到东西,也感觉前途很光明。

  5月选址,6月签约,7月动工,金秋十月已有经济收益,这个山洼洼里的食用菌大棚此刻正在演绎“东兰速度”。今年,采用“公司+合作社+基地+农户”扶贫模式,由南方电网公司以每村10万元支援村集体经济的方式,投入帮扶资金400万元建设40个食用菌大棚,帮助全县34个2019年预脱贫村及6个极度贫困村发展食用菌产业,目前该产业已经开始发挥效益,预计每年可帮助每个贫困村增加集体经济收入1.1万元左右。

  为何在东兰县发展食用菌?运营食用菌大棚的广西东兰贵隆生态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黄文越告诉记者,东兰县有养桑树的习俗,因为这里土地贫瘠,但桑树却可以在贫瘠的土地生长,而桑树的枝干可以为食用菌提供养料。

  从路边看过去,东兰县坡索村的桑树满面青翠,桑叶在正午的阳光下闪烁着光芒。远处,村里新修的楼房好像浮在一片绿色的海洋之上。

  一条条白胖的蚕虫蠕动着,扑在青翠的桑叶上,埋头吃着大餐,传出细密的沙沙声……10月13日,东兰县坡索村更文片区文下屯,覃福满在自家蚕房里,看着健康成长的蚕宝宝,开心地笑了。

  “这批蚕明天就可以上簇,后天开始吐丝,结茧后就可以卖了。”覃福满告诉记者,他每年养两季蚕,一张蚕纸平均可以收90斤蚕茧,仅养蚕这一项,家里一年就有约2万元的收入。

  文下屯生产队长覃福耀掰着手指头说,在南方电网公司驻村干部、坡索村第一书记周晨的动员下,全屯40户,超过一半种桑养蚕,年收入多的能达到12万元,规模小的也有一两万元。种桑养蚕已经成为不少村民的主要经济来源。

  桑蚕业虽然是短平快的项目,但对场地、劳力、桑田都有一定要求,并非人人适合。周晨针对坡索村土壤中硒含量高的特点,因地制宜推动村里种植“富硒墨米”“富硒粳米”“富硒大蒜”等优质特色农产品。

  在东兰县城郊的委荣村乌鸡养殖示范基地,可以看到这样一个画面:一声叫唤,上千只鸡迅速从各个角落里窜出来围在一起,享受“午餐”。

  近年来,该村看准乌鸡养殖成效快、效益好、养殖难度相对低的特点,组织贫困村民大力发展乌鸡养殖产业,利用山区闲置土地开辟出三大片养殖区,形成规模达6万羽的乌鸡养殖基地,成为东兰县第二大乌鸡养殖扶贫项目。

  委荣村党支部书记韦忠介绍,今年委荣村养殖基地首批乌鸡上市后,预计能够带来30余万元经济效益,参与养殖的贫困户人均收入增加1000元,还有部分可纳入村集体经济收入。

  在发展产业方面,利用“企业+合作社+党员+贫困户+电商”扶贫模式,由程伟田牵头,目前已成功打响了“东兰乌鸡”扶贫产品品牌。

  目前,东兰乌鸡已远销全国各地,也多次出现在广西电网公司各个供电局的食堂,据多名供电局员工介绍,往往东兰乌鸡一出现,就被“抢食一空”,几乎是食堂里最受欢迎的特色菜。除此之外,他们还在食堂吃过东兰麻鸭、东兰板栗,采购过东兰墨米、山茶油、东兰大米……

  截至9月底,广西电网公司购买对口帮扶贫困地区农产品金额突破1000万,其中在东兰县采购农产品超过300万元。

  在这场脱贫攻坚战中,广西电网公司以“党建+产业发展”为引领,把党建工作与产业发展深度融合,为扶贫产业发展注入活力,助推贫困群众实现长久脱贫。

  暴雨过后,万家灯火依然通明

  今年7月7日和7月13日的两场暴雨让整个东兰县都遭受了不小的打击。暴雨过后,有的地方道路被冲断了,房屋被冲垮了,稻田被淹了,水管断了,手机信号也没有了,只有电灯还一直是亮的……

  “暴雨过后的那几天一直没有停过电,对家家户户来说,整晚留个灯,老人孩子也不那么害怕了。”坡索村村民覃松荣说。

  这从一个侧面说明,东兰县坚强的电网经受住了考验,得到了人民群众的认可。在这两场有气象历史记录以来最大的强降雨袭击中,为东兰县的百姓们点燃了希望的心灯。

  如此坚强的电网建成远非一日之功。“有电用”是贫困县脱贫“九有一低于”、贫困户脱贫“八有一超”中的重要环节。帮扶之初,南方电网公司就紧盯东兰电力供应短板,派出帮扶队员,对全县电力供应进行全面摸底。数据显示该县已消除“无电村”和“无电户”,但电力质量问题十分突出。

  摸底之后,南方电网公司开始对东兰电网实施全面改造。“十三五”以来,南方电网公司在东兰县共投入电力行业扶贫资金约7.8亿元,全面升级东兰县主电网及农村电网建设。得益于逐年递增的电网建设投入,东兰用电质量得到大幅度提升,实现了贫困户户户通电、贫困村村村通动力电。

  今年10月13日是国庆小长假后的第一个休息日,广西电网公司河池东兰供电局副局长龙梅可没闲着,她一早就跑到了位于三石镇的食用菌大棚,和基地管理员黄昌伟沟通食用菌大棚用电问题,路上走得急,她深蓝色的工装裤子沾满了泥土。

  “食用菌菌棒培育对环境条件要求较高,如果没有可靠电力的保障,食用菌产业做不起来。”黄昌伟介绍,面对扶贫菌种养殖车间对供电提出的要求,河池东兰供电局主动靠前服务,及时组织人员对扶贫车间用电负荷进行勘测,并制定合理供电方案。

  “电要走在扶贫产业前面。”据程伟田介绍,实际上,东兰县近年来大力发展乌鸡、食用菌等特色种养产业,产业种养规模越来越大,用电需求也水涨船高,但养殖户们从不用为用电操心。这是因为河池东兰供电局主动对接当地产业扶贫,超前在这里进行了电网改造。

  今年3月,南方电网公司制定了《东兰县电力行业扶贫示范县创建方案》,明确了重点建设任务和电力行业扶贫示范项目,2019年再投入2.58亿元,将东兰县建设成广西电网电力行业扶贫示范县。预计2019年底农村电网供电可靠率达到99.81%、综合电压合格率达到99.15%、户均配变容量达到2.2千伏安,优于国家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标准。

  “现在我们进一步改造完善电网,全力推进创建电力行业扶贫示范县项目。”河池东兰供电局党委书记、副局长龙文宇表示,在地处大石山区深处的东兰县打造电力行业示范点,意义重大。可他也感到了压力,短短数月,要高质量完成400多个项目,工作量之大、任务之艰巨可想而知。

  用真心与真情扶贫,谱写南网情深

  10月13日午后,在坡索村,周晨大汗淋漓地走在山间的硬化路上去农户家探访,他很快就超过了一群原本在他前面走得不紧不慢的鸭子,周晨自言自语道:“我都‘鸭’力山大了,你们还这么淡定。”

  在周晨旁边,淡定的不止是鸭子,坡索村村干部韦和平笑呵呵地对记者说:“周书记在我们村,就像亲人一样,有他在,我们放心,没有什么困难战胜不了。”

  在今年7月的灾后重建当中,周晨和村“两委”干部一起,硬是靠双脚,把坡索村29个屯走了个遍,摸清了基本受灾情况,他自己也卷起裤腿,带头挥起铁锹、锄头,一筐一筐地清理碎石和泥巴。他每天走路超过4万步,脚上的运动鞋3天来就走坏了3双。

  功夫不负有心人,截至目前,东兰县因灾受损的房屋、道路等基础设施恢复工作基本完成,基本不影响今年的整县脱贫目标,无因灾返贫现象。

  在东兰县,被当地人视为亲人的南方电网公司扶贫干部可不止周晨一人。

  “早饭为什么没吃呢?以后可不许这样了。”10月13日中午,在东兰县城的一家羊肉粉店,龙梅用母亲的口吻对一个穿着中学校服的女孩嗔怪道。“好的,姨妈。”坐她对面的白净乖巧的女孩调皮地吐了一下舌头。

  这个女孩是龙梅在永模村资助的21名失亲留守儿童之一,父母已双亡,平时在国清中学读书,周末就吃住在县城的龙梅“姨妈”家。

  龙梅曾担任东兰县永模村的驻村第一书记,她跟进的南方电网公司教育扶贫项目惠及数千名贫困学子,她资助了永模村21名失亲留守儿童,她还是全村37位孤寡老人最贴心的“女儿”……

  在今年7月7日暴雨后的第二天,看起来文弱的程伟田连续8个小时徒步28公里,进入东兰县灾情最重的切学乡查看灾情。“当时浑身都湿透了,衣服上全是泥,可是不亲自去一趟,怎么能放心啊?”程伟田说。

  周晨、龙梅、程伟田……这些南网人用真心和真情在东兰县做好电力行业扶贫和定点扶贫工作,在东兰县的山水之间真情谱写南网情深。

  目前,东兰县的脱贫攻坚已经进入了冲刺阶段,在东兰的南方电网公司扶贫干部们时刻牢记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的“行百里者半九十,越到紧要关头,越要坚定必胜的信念,越要有一鼓作气攻城拔寨的决心。”他们正在进行扶贫攻坚最后的冲锋。

  “现在没有周末了,不但如此,我们恨不得把每一天都掰成两天,争分夺秒,只争朝夕。”程伟田说,“目前各项大的工作基本完成,主要力量在于查缺补漏,特别是在一些扣分项、小指标等方面,争取不扣分多加分。十几个工作小组进行最后的指标梳理及整改,并开展庞大的迎检资料整理备查。”

  东兰这个集革命老区、贫困地区于一体的神奇土地,因南网人的参与而发生改变,因南方电网公司的援助而脱贫奔小康。“这是群众之幸事,也是我辈之福气。”程伟田感慨道。

  >>声音

  ●“南方电网公司帮扶东兰工作站位很高,工作很实,成效很好。”

  ——国务院国资委管理局局长 张文宏

  ●南方电网公司定点帮扶成效体现央企作为、彰显责任担当。

  ——广西河池市委书记 何辛幸

  ●“八有一超”“十一有一低”脱贫指标有很多,但唯独电力指标不用县里操心。

  ——广西河池市东兰县委书记 黄贤昌

  ●周书记帮我们找活路,我在家可以赚钱养家,又可以照顾老人,他真的是我们的恩人。

  ——广西河池市坡索村村民 覃金瑛

  >>人物

  百姓把他当亲人

  ——记南方电网公司扶贫干部程伟田

  程伟田身上有一股很强的书生气。他说话极有条理,又平易近人,聊到兴起之处时,他会忍不住用手势小幅度比划示意。这样的他,看起来更像是一位教书先生,仿佛电力系统工程师这样的职业对他来说都粗犷了一点。

  可就是这样一位“书生”,在扶贫攻坚的岗位上已坚持到了第四个年头。他曾试过日行30公里的乡间泥路,也曾数次在农业展销会上,一手抓一只东兰乌鸡,当众“吆喝”,因而被当地人戏称为“乌鸡常委”。

  比起一年前的采访,记者可以明显感受到程伟田对扶贫事业有着更多更深的情怀与理解,也能体会到,他只是表面书生气,内心则有着更多的“接地气”和“土气”。

  “扶贫路上,无限风光”

  程伟田到东兰县不久,发过一条朋友圈“扶贫路上,无限风光”,配图是大山深处的坡索村风景。那时的他,想着撸起袖子加油干,把东兰县每一个贫困村走遍,“脚下沾满泥土,心里才会有底”。如今,他做到了,而且每个贫困村都去了不止一遍。

  今年7月份两场百年不遇的暴雨,一定程度上打乱了东兰扶贫的节奏。东兰县14个乡镇不同程度受灾,其中七八个乡镇情况比较严重。

  “我非常紧张,不知道这些受灾严重的乡镇到底怎样了。进不去,就无法了解。”程伟田说,这些乡镇某种程度上成了“孤岛”,公路受阻,通讯中断,这些“孤岛”是他最大的牵挂。

  其中要数切学乡受灾情况最严重,“书生”程伟田一咬牙,路不通,车不能行,就靠自己的双腿走进去。他和电力抢修抢险指挥长的河池供电局局长、党委书记杨家林,相邀徒步进入已经失联72小时的切学乡。只是步行进去也非易事,在暴雨的袭击下,受损严重的公路旁到处都是泥沙俱下的泥石流。

  “很紧张,觉得自己的安全受到了很大威胁。”程伟田说,“但为了能够拿到第一手受灾资料,我还是坚持了下来。”

  从中午11点到晚上7点,程伟田足足走了8个小时,到切学乡的时候,不只是裤子,连衬衣上都沾满了泥土,就像在泥地里打过滚一样。通讯断了,水也停了,晚上没有条件洗漱,程伟田却累到穿着满是泥土的衣服睡着了。

  然而日后回忆起来,程伟田却觉得那次“泥路行军”让他心里暖暖的,因为一路上,没有吃的,当地的村民主动拿给他吃,没有水喝,有农户主动拉他到家里喝。扶贫三年多,他把东兰县百姓当亲人,百姓也把他当亲人。

  “脱贫不能永远在路上”

  2018年,程伟田在东兰县的挂职已满两年,面临离开还是留下的选择,程伟田没有丝毫犹豫,“当然是留下。”

  其实扶贫前两年,程伟田压力一直特别大,有时候他晚上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就是睡不着,这时他会点开一盏孤灯,拿出一本书,独自看书到天明。他的案头和床头堆满了关于扶贫和乌鸡养殖的专业书。

  “对扶贫已经有了深厚的情感。付出了一些努力,还是感觉做得不够。脱贫不能永远在路上。”程伟田说,今年东兰要实现脱贫摘帽,压力盖住了兴奋,每一项工作,责任都是沉甸甸的,生怕有半点闪失。

  在他和其他扶贫干部的共同努力下,截至目前,东兰县受灾受损的房屋、道路等基础设施恢复工作基本完成,基本不影响今年的整县脱贫目标,无因灾返贫现象。

  程伟田主抓的乌鸡产业早已成为东兰特色产业中的“头号产业”,初步形成了乌鸡产业链。在用电方面,百姓从用上电升级成了用好电,东兰县农村供电可靠率提升到99.74%,综合电压合格率提升至98.93%,户均配变容量提升至2.13千伏安,动力电实现了行政村全覆盖。

  “程伟田是真心地对待贫困老百姓,真心地为老百姓做事,老百姓也实实在在得到了实惠。”东兰县人副县长吴艳华说。

  然而,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程伟田才道出,在东兰扶贫3年,他经历过母亲、岳母等3位亲人离世而自己不在身边,也缺席了女儿从初二到高二的成长关键期。

  “人生总会有遗憾,但无怨无悔!”程伟田对记者说,“东兰消除绝对贫困,也算吾辈之幸事!”

  南网传媒全媒体记者 韩晓彤 通讯员 毛雨贤 陈钦荣 叶莽莽